專業 靠譜的軟件外包伙伴

您的位置: 主頁 > 關于我們 > 行業動態 >

「中國式」IT運維,沖出圍墻

2021-09-24 08:42

文 | 產業家,作者 | 斗斗,編輯 | 皮爺

 

 

數字化升級的當下,IT運維正在成為繼SaaS之外又一個被送上風口的賽道。在這個巨大的角斗場中,資本、企業、技術正在塑造行業發展的新邏輯。

 

 

IT運維再成為風口。

 

 

一個明朗的信號是,今年以來,已經多家運維服務企業先后獲得創投資本加持,賽道快速升溫。

 

 

互聯網資本和產業資本齊頭并進。比如聽云、擎創科技、云智慧等企業先后完成C、D、E輪融資,在此過程中,紅杉資本、中國互聯網投資基金、上海國鑫創投、中信資本、GGV紀源資本、淡馬錫旗下ST Telemedia等一眾投資機構的身影不更事不斷浮現。

 

 

根據艾瑞預測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IT服務將突破萬億大關,其中IT運維市場規模將達到2941.2億元。

 

 

市場規模的另一面是增長速度。IT桔子數據顯示,截止2021年8月,IT運維賽道融資金額達21.786億元人民幣,較去年同期的10.66億元人民幣,增長了一倍多。

 

 

毋庸置疑。數字化升級的當下,IT運維正在成為繼SaaS之外又一個被送上風口的賽道。在這個巨大的角斗場中,資本、企業、技術正在塑造行業發展的新邏輯。

 

 

但和C端的泡沫不同,它們站在風口上,想要的是共同講好一個關于中國的新故事。

 

 

01 打好IT運維「地基」:架構云化、體系DevOps

 

 

1981年,廣廷渤出版了自己第一幅油畫——《鋼水·汗水》。這幅畫描繪了傳統工業制造中的煉鋼環節,工人們在煉鋼間歇時的動作、表情都被真實地烙印在這張油畫上。從某個角度來看,這正是傳統工業制造中的某個環節,工人們承擔的是工業制造中的元素生產。

 

 

但如今,這種基于人力的傳統生產正在被重塑。如果說過去的IT運維是傳統的“刀耕火種”時期,那么在2021年的今天這個行業已經進入了全面信息化的階段。

 

 

“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在IT運維行業變化之前,率先有動作的是底層架構。

 

 

過去,以IBM為代表的商用小型機、Oracle為代表的商用數據庫、EMC為代表的高端存儲設計是企業IT體系高大上的標配,被人們成為“IOE”架構。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這種國外商用成熟軟、硬件產品確實比同期其他產品帶來無以倫比的單機穩定性和高性能。

 

 

但是隨著技術的發展,“IOE”架構所提供的基于向上擴展技術的高端商用產品而設計的傳統集中式系統架構達到了瓶頸。首先是由于這種架構的成本較大,畢竟一臺小型機的價錢,能換回來一貨車的X86服務器。其次是互聯網行業多變的業務特征,使技術架構需要及時按需而動,很明顯“IOE”式集中式的架構難以實現這種目標。

 

 

另外集中式向垂直擴展的技術特點已經開始限制互聯網企業的業務發展需求?;ヂ摼W企業業務迅猛發展的特點,使他們需要一種更具彈性、更易于擴展的水平式擴展的云化技術架構。

 

 

因此,在互聯網架構、云計算、大數據等新興技術的沖擊下,企業的IT技術架構也逐漸開始改革。

 

 

2008年,阿里發動了提出了“去IOE“運動,阿里首當其沖從IT架構中去掉IBM的小型機、Oracle數據庫、EMC存儲設備,代之以自己在開源軟件基礎上開發的系統。從原來單一的“IOE”架構,逐漸向x86、云化架構以及開源解決方案等多樣的技術架構轉變。

 

 

五年后的2013年,阿里成功實現“去IOE”,這種效應被逐漸延伸到更多行業,官方動作隨之而來。

 

 

2014年9月,銀監會就發布39號文即《關于應用安全可控信息技術加強銀行業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建設的指導意見》,此后數年逐步掀起了中國傳統企業去IOE并向互聯網架構學習的大潮。

 

 

這種底層變化被迅速輻射到上層的運維端。

 

 

在之前的“IOE”運維技術架構中,歐盟制定的ITIL框架剛開始為企業IT服務管理提供了客觀、嚴謹、可量化的最佳實踐的標準和規范?;贗TIL提出的這些標準和規范在一段很長的時間為我國許多企業的運維體系建設起來指明方向。

 

 

然而,在企業IT技術架構逐步進入互聯網架構下,隨著企業內部基礎設施的迅速發展,企業業務強調更敏捷地響應,ITIL的框架儼然已不能滿足需求。

 

 

這時,DevOps這個詞匯走進人們的視野。“其實最開始我們不叫它DevOps,就是需要根據客戶的需求來解決運維側的事情。”廣通優云創始人徐育毅告訴產業家。

 

 

從大環境來看,2015年,在云計算、大數據等技術顛覆性趨勢繼續在應用經濟下發揮作用的同時,DevOps迎來了眾多企業的青睞,這一年,以中國人民銀行為代表的金融業以及電信行業成功的跨出了邁向DevOps的第一步。

 

 

DevOps體系更為強調效率,在持續集成、持續的自動化測試、持續部署平臺、立體化監控、技術架構優化等多種自動化工具的加持下,企業業務版本發布和運維的過程被大大壓縮,效率被大幅提升。

 

 

換言之,DevOps通過平衡運營和產研的時間階段,可以讓企業內部流程更“扁平化”作戰,進而更快速、迅捷地響應市場需求,實現服務的進一步升緯。

 

 

02 “歡迎來到AIOps時代”

 

 

但在流程之后,一個新的問題正在出現,即流程優化背后,具體到運維側到底該如何實施?換言之,企業運維需要一個與DevOps匹配的抓手。

 

 

在“IOE”架構時代,運維團隊還是以人工維護為主。但在IOE架構時代后期,隨著互聯網架構開始普及以及企業IT信息化的不斷深入,企業中IT設備量呈現爆發性的增長,單靠人力開始逐漸管不過來。

 

 

尤其而后到了企業開始嘗試引入互聯網架構,系統的復雜度更是陡然上升、維護目標更是迅速增長,按照傳統的手工或者半自動維護來做,就更是走不通。當時,企業為解決這種問題,嘗試引入各種運維工具通過自動化的手段解決運維人手和能力不足的問題,IT運營管理(ITOM)也就應運而生。

 

 

ITOM通過監控、管理、自動化三大類別的工具對IT基礎設施以及軟件應用等對象的運營進行實時監控管理并提供反饋的服務,為監測對象保持最佳運行狀態提供保障。從而將從原有的人工加被動響應,轉變為更高效、更為自動化的運維體系。

 

 

雖然在某些程度上,ITOM體系將自動化帶到運維當中,讓IT運維更加高效。但是,ITOM更像是“換湯不換藥”,仍然未能打破運維工作對運維者經驗的依賴,往往缺乏分析能力,無法對數據所包含的信息進行洞察,更加無法將數據進行知識化的本質提升。

 

 

例如,各種故障的處理分析過程中,仍然是依靠運維者的經驗甚至直覺來分析處理,運維決策中各種拍腦袋的例子仍然層出不窮。

 

 

在這一階段,進行最終決策的依舊是“人”。

 

 

2016年,Gartner面向運維提供了一個新概念——“AIOps”,中文釋義智能運維。即其是以AI等手段為核心,為運維提供更為智能和數字化的支撐。

 

 

也就是說,把運維從“人”的要素抽離出來,更多的放到“數據”一側。其中包含的場景更加豐富,包括異常告警、告警收斂、故障分析、趨勢預測、故障畫像等等。

 

 

在中國的IT運維賽道上,AIOps正式登上舞臺。不過,實際上,在Gartner提出AIOps概念之前,中國的不少企業,如云智慧、廣通優云就已經在運用類似的手段服務客戶。比如云智慧在2016年春天對未來方向的討論中,就已然將“智能運維”作為未來“三步走”的未來方向。

 

 

再回歸到AIOps本身。

 

 

實際上對企業而言,實現AIOps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AIOps想要落地首先要實現對數據的統一收集和管理,需要構建統一監控平臺來實現IT資源的統一管控。”云智慧總裁劉洪濤告訴「產業家」。

 

 

即對更多的企業來說,首先要實現IT基礎設施的覆蓋,之后才能進行后面一系列的包括DevOps、AIOps等智能運維的實施。

 

 

在此之中,金融和政務率先成為智能運維的落地企業。不論是廣通優云還是云智慧,在更早期的面向客戶的服務過程中,金融客戶都是率先跑出來的標桿案例。

 

 

這點不難理解,不論是從業務屬性還是訂單金額,金融和政務在過去的許多年里始終都是作為KA級別的存在,相較于其他行業,他們對于安全、數字化的要求更高。

 

 

“我們在和建行的合作中,真的是一點一點打磨,從底層到前端每一個細節都不能忽視。”徐育毅告訴我們,“但真正把這幾個案例做完,我們團隊的整體服務和交付能力也真正成型了。”

 

 

與此同時,在AIOps風口的另一側,自然也少不了巨頭們的身影。像阿里、騰訊、百度、頭條、美團、滴滴等互聯網頭部企業也均在搭建自己的AIOps平臺,進而實現對自身業務的精細化管理。

 

 

如果說底層云化,業務流程DevOps是運維的基礎,那么AIOps則是在兩者的基礎上基于技術的又一次革命。

 

 

03 尋找「中國式」IT運維

 

 

一個固有的認知是,中國的TOB環境和歐美相比截然不同。如果說歐美的市場更像是工廠流水線,大家各司其職,那么中國的TO B市場則更等同于一個“橡皮泥”,它不能被定義,但卻需要根據不同人的喜好被捏成不同的形狀。

 

 

此外,不同的還有大環境。

 

 

據中國信通院近日發布的《全球數字經濟新圖景(2020年)》顯示,2019年,以美國為代表的發達國家農業、工業、服務業數字經濟滲透率分別為 13.3%、33.0%和46.7%,而以中國農業、工業、服務業數字經濟滲透率分別為 8.2%、19.5%和 37.8%。

 

 

在這種背景下,中國的IT運維服務商也面臨著更大挑戰。

 

 

由于中國企業的數字化水平較低,大數據收集、匯總等基礎能力較低,所以導致企業一旦出現問題,往往牽一發而動全身。

 

 

因此,在中國獨特的產業環境內,IT運維服務商承擔的不僅僅是運維的職責,還需要通過一套完整的產品幫助客戶解決跟運維相關的幾乎所有的問題。“一般我們都會和客戶制定一個3-5年的規劃,之后一步步執行。”劉洪濤告訴我們。

 

 

實際上,從中國的運維賽道來看,跑在前面的IT運維服務商都具備全棧服務能力,比如云智慧具備基于AIOps全棧式運維解決方案,廣通優云依托運維中臺,具備DevOps、AIOps等完整的數字化運維方案。

 

 

這種獨特的服務模式造就了中國IT運維服務商的強實戰能力,即與北美的Servicenow相比,盡管在體量上仍有不小差距,但從產品和服務模式來看已然絲毫不遜色。“中國這一代企業出海會容易很多,因為在中國這種復雜環境下成長起來的企業戰斗力非常強。”劉洪濤表示。

 

 

在不少人看來,如今中國的產業環境相當于十年前的美國,即如Saleforce等企業恰是在2000年左右崛起,之后也更是經歷了從中小企業到KA\NA客戶的轉變,中國未來十年的路也會如此。

 

 

其實不然,就廣通優云、云智慧等IT運維企業的成長路徑來看,盡管從ITOM、ITSM到DevOps、AIOps的路徑別出無二,但在中國土地上成長起來的企業更能打,服務交付能力也更強,企業發展速度更加迅速。

 

 

有理由相信,在中國這片土地上,中國TO B企業的目標不僅是Salefoce、Servicenow,再或者是AWS、谷歌,它們正在探索出一條獨特的,不一樣的獨屬于中國企業的產業互聯網路徑。


     [ 返回首頁] [ 打印] [ 返回上頁]    上一篇: 恒生電子:客戶自研與第三方軟件公司提供IT解決方案不是替代關系    下一篇:網頁端Word迎來新特性:可嵌入視頻、幻燈片等交互式內容
人C交ZOOZOOXX特级